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English

当前位置: 创博机械网 >> 最新文章

印尼原矿出口禁令反让其石材出口受阻防水箱

发布时间:2021-01-13 14:35:38

印尼原矿出口禁令,反让其石材出口受阻

印尼原矿出口禁令,反让其石材出口受阻

近年来,伴随着国内石材企业赴国外投资矿山、掌握资源的步伐加大,印尼石材矿山也成为中国石材企业开垦的目标之一。然而,在今年1月份印尼原矿出口禁令发布后,投资印尼石材矿山的中国石材企业,将受到怎样的影响?是在印尼多变的政策环境下继续观望,或是撤出印尼,转“战”其他国家?禁令背后,中国石材企业在印尼投资的石材矿山究竟面临怎样的出口困局?本期市场观察,将揭开禁令背后,印尼石材荒料出口的困局。

2014年1月12日,印尼原矿出口禁令正式生效,未经加工的矿石不得出口,在印尼采矿的企业必须在当地冶炼或精炼后方可出口。该禁令可谓是印尼总统西洛·班邦·尤多约诺就职近10年来签署的最大的经济政策之一。

印尼是矿产资源出口大国,现为全球第一大的镍矿石、精炼锡及热煤出口国,坐拥全球第五大铜矿及最大金矿。在如此丰富的矿产资源之下,石材矿山资源在印尼并非主角,但在中国石材企业资源扩张的版图中,却是不可小觑的一部分。据悉,印尼的花岗岩储量超过160亿吨,主要分布在苏门答腊岛、巴布亚岛、苏拉威西亚岛等地。石灰石资源储量约为340亿吨,探明储量约280亿吨,主要分布在西爪哇岛南部、东爪哇、东部的巴布亚省、巴厘岛和苏门答腊岛南北两侧。

“石材在其中所占的比重是相当小的,基本上就集中在印尼苏拉威西岛上Makasar市的一个小镇Pankep,80%的大理石矿都在那里,矿山约30座左右。”南安市远达石材总经理吴佳锜说。然而即便是这样的凤毛麟角,在此次原矿出口禁令中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牵连。

印尼原矿出口禁令的影响

“现在在印尼做石材很难。”尽管远达石材的合作企业——东南亚最大的石材上市公司Citatah已在去年拿到了当地唯一一本大理石矿石出口许可证,被允许石材荒料出口,吴佳锜仍对目前印尼石材出口状况表示担忧,“十年前,印尼的石材每平方利润高达150元,而现在已成奢望。多变的政局使得许多石材企业望而生畏,陆陆续续停止进口印尼石材荒料。”

据了解,因为这项禁令的实施,许多石材企业已经暂停进口印尼的石材荒料,有的甚至被迫转移,另觅他处。“其实印尼每一次有关矿石的政策调整都不是针对石材矿山,主要调整对象是镍矿、铁矿等金属矿和煤矿等非金属矿。但因为石材矿山所占比重相对小,且界定不是很清晰就被波及到了。”吴佳锜透露,在禁令发布的半年里,除了与Citatah大理石生产公司合作的石材企业依靠矿石出口证得以出口荒料,基本上没有其他石材荒料可以出口。

禁令下,投资印尼矿山的石材企业面临的困境:

然而,荒料出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新的问题接踵而来——虽然远达石材是唯一一家持有大理石矿石出口许可证的石材企业,其石材在印尼能够出口,但仍要面临矿石高额出口税的缴纳,“国内石材利润薄,缴纳矿石出口税又让我们增加了20%~30%的成本。”吴佳锜说,对于此刻的中国石材企业而言,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作为唯一一家持有大理石矿石出口许可证的石材企业——远达石材在印尼能够出口石材,但仍要面临矿石出口税的缴纳,缴纳矿石出口税将增加20%~30%的成本。

印尼政府的良苦用心,在于试图通过出口禁令迫使国内矿业转型升级为拥有更高附加值的产业。据报道,该禁令是为了促进当地矿产加工业的发展,提高印尼矿业的利润。然而,究竟成效如何?这备受争议的禁令已过去近6个月,暂且不论国际市场反应如何,印尼国内倒是因为这一纸禁令怨声载道。

哈利达集团是印尼一家大家族企业。但是,从政府颁布矿产出口禁令至今,集团与承包商仅在西加里曼丹省一地就解雇了5000名工人。而矿业是当地经济发展的支柱。“不仅仅矿业公司遭受重创,”一家当地企业的老板抱怨道,“禁令的负面影响还催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波及当地的商铺与供应商。”据了解,印尼在2009年出台了一项法律,呼吁矿产企业2014年前在国内加工矿石,以增加该国最重要行业的价值。但自那时以来,法规混乱及价格下跌导致很少企业投资精炼厂,令其无法完全加工目前的矿产。雅加达Christian, Teo, Purwono & Partners律师事务所的比尔·沙利文(Bill Sullivan)表示:“过去两年来,印尼采矿行业一团混乱,在法规政策方面更是一塌糊涂,到现在还是这种可悲状况。”

在1月份,原矿出口禁令发布时,就有世界银行等机构提出反对意见,认为此举将使得印尼政府得不偿失,不仅会重挫投资者信心,同时恶化印尼国内的经济环境。也有经济学家担忧,这一出口禁令反而会造成国内就业岗位流失,并将损失几十亿美元的出口税收,这会给本已十分脆弱的印尼经济带来更大压力。

如今,这些批评者当初的质疑与担忧都已得到印证。

今年一季度,印尼经济增速放缓,跌至近4年来的最低点。印尼统计局5月5日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印尼今年一季度同比增长5.2%,与去年四季度增长5.7%相比有所下降,这一增速也创下自2009年来的新低。

印尼中央统计局主任苏尔亚民(Suryamin)表示,矿石出口禁令对印尼GDP增速放缓产生了明显的影响,而且,这一影响还波及贸易、投资与交通领域。禁令还将影响印尼今年的贸易平衡,甚至会导致政府收益缩水65亿美元。印尼工商业联合会也警告称,该措施可能会使多达80万人面临失业的风险。不仅如此,禁令所带来的主要经济影响可能会使其成为今年议会和总统换届选举的一个热点政治问题,尤其是一旦禁令引发一大波失业潮的情况下。

哈利达集团的经历也成了印尼国内数十家矿业公司的缩影。印尼能源矿业部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印尼政府愿意考虑放开出口禁令,但前提是企业必须对建立炼油厂或者冶炼厂采取更“严肃”的态度。现在,哈利达集团一边通过承诺政府加大力度建立矿石原料加工处理设施让政府放心,一边也寻求对政府矿业出口禁令的司法审查。在占地1500公顷、相当于2000个足球场的土地上,哈利达集团正在建设一座125兆瓦的发电厂、一家炼油厂、数条公路与一个码头。一旦正式完工,炼油厂能年均处理700万吨的铝土矿,但这一数据与2013年该集团出口的1200万吨铝土矿而言,勉强过了一半。

“这项禁令对印尼本国和中国都不利。印尼颁布这个禁令,是想提高当地的劳动就业率,但是他忽略了这些企业的状况其实是没有能力投资一个加工厂,更不用说去增加工人了,也因此,许多企业有可能就倒在这个禁令中。”吴佳锜说。

↑印尼方希望通过禁令,提高当地的劳动就业率,却忽略了这些企业的状况其实是没有能力投资一个加工厂,更不用说去增加工人了。是以此禁令就成了一个“损人不利已”的禁令。

如今,中国主要石材市场,包括水头、上海等地都面临着原材料紧缺的困局,原本在印尼发展的石材企业纷纷转移到其他国家去。而现在,仍守在印尼的80%~90%的中国石材企业都存在着客户不足的难题。“去矿山的中国人少了,”吴佳锜说,短期来看,因为竞争者少,对他是有利的。但从长期而言,越来越少人在那里投资矿山,这些矿山很有可能经营不下去,这同样会影响到他的经营状况。这也是目前吴佳锜,以及和他一样,面对复杂的形势“有心无力”的中国石材企业所担心的问题之一。“其实在需求方面我们并不担忧。今年有五六个矿主找上我们,寻求合作机会,让我们去买他们的石头。我担忧的是,我们没有办法去维持一座矿山全部的运作。一座矿山有三四个客户共同合作,远达是大客户,那赚钱没有问题,但如果现在只有我这一家,可能暂时因为没有竞争者而受益,但买石头的人少了,即使荒料能出口,矿山也会面临封闭的压力。”

除此之外,现在市场上印尼大理石所占比重不高,印尼本土的大理石市场需求也相当小,而中国又是其最大的出口市场,按照这样的形势未来有可能完全消失掉。“我想这才是最大的困局。”吴佳锜分析。

那么,是否坐以待毙?答案也已身不由己。

“现在我们只能依靠矿石出口证大量包矿、大量进货。”吴佳锜表示,这个做法也非长久之策,只能解燃眉之急。“囤积的货总有一天消失殆尽,可能我暂停进口半年或八个月,库存就没有了。到时没有办法保证原材料的充足和稳定,我们只能选择放弃这个国家。静观其变吧。”吴佳锜话语中带着深深的无奈。他说,远达现在的矿山资源有四大板块,分别是希腊、意大利、土耳其和印尼,仅印尼的矿山比重就占了远达矿山的40%。可想而知,如果要在其他一个国家填补这40%,谈何容易?

不过,在种种争议的禁令之下,也有石材企业保持乐观。

与远达石材合作已有七年之久的大理石生产公司Citatah,在印尼具有一定的影响力,连续五年在印尼的矿石出口排行榜中占据首席。而在今年,据印尼许多房地产中介商预计,印尼国内房产业增长开始放缓,房地产吸收率趋于下降。根据今年4月的观察结果,房地产销量普遍出现降低现象。Citatah大理石生产公司希望提高出口业绩,能比去年落实的大理石出口提高20%。Citatah公司财政经理蒂梵妮·约翰(Tiffany Johanes)对记者称,除了盾币汇率疲软之外,他们希望能尽力提高出口量,主要克服印尼国内房地产业市场对大理石需求下滑的情形,尤其是当盾币汇率疲软时,在国外购买者眼中,印尼国内的产品在全球市场售价变低。

去年,Citatah公司出口总值达到392.6亿盾,该出口数字比2012年落实的419.7亿盾出口值放缓6.45%,至今年首季,Citatah公司成功再提高出口。今年首季大理石实际出口达到119.1亿盾,该数目比去年同期落实的81.5亿盾剧升46%,Citatah公司管理部门有信心,出口提高趋向能持续至今年下半年。

去年4月份,收购了印尼南苏拉威西省Pankep市Barabatu,LabakKang区大理石矿的环能国际,日前对有关报道称,印尼出口大理石需取得贸易部审批,公司的大理石产品出口遭到了临时限制。该公司也了解到,某些采石场经营者已获得所需的出口许可证,并重新从印尼出口大理石产品。然而,由于集团已经在印尼本土市场获得积极反应,对于临时禁令,该公司表示对集团的大理石业务不会产生严重的影响,并相信,合作是集团进入更加一体化的业务模式,并取得可持续供应优质大理石产品的机会。

↑迫于其国内企业压力,印尼政府已同意修改矿产出口税规则:出口税率将根据矿产企业加工设备建设进度予以调整,自主加工设备建设程度越高,出口税率越低,反之则出口税率越高。

近期,印尼放松矿石出口税的消息或许可以算是禁令之后“难得的好消息”。4月23日,迫于其国内企业压力,印尼政府已同意修改矿产出口税规则。据此,出口税率将根据矿产企业加工设备建设进度予以调整,自主加工设备建设程度越高,出口税率越低,反之则出口税率越高。矿产企业加工设备建设将分为五个阶段,根据企业所处的阶段不同,相应设置矿产出口税率。此外,印尼政府还将给予企业一定的税收补贴和免税期,以鼓励企业加工原矿石。

而即便如此,多变的政策之下,在印尼的中国石材企业仍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举棋不定。“现在我们也很烦恼,因为我们不知道印尼政府还有会什么新的政策调整。7月9日,印尼马上要迎来总统大选。前夕各个候选人提出怎样的变动和政治主张,当选之后,可能又会推翻掉之前的政治主张,重新制定和发布。”吴佳锜说。

编后语

印尼政府此次的矿石出口干预或许初衷为好,但却与市场背景相悖,中小企业在其中奄奄一息,大企业为获信任和发展在当地花巨资投资加工厂,要填平矿山开采与加工产能之间的鸿沟还无从谈起。在尊重市场规律下的适当调控,还当地企业一个稳定而良性的发展市场,是否遥不可及?跳出困局之外,这也为在印尼石材出口困局之下的中国石材企业上了一课。中国企业在他国发展除了熟悉当地法律外,还应该紧跟该国的政策走向,实现未雨绸缪。

java培训班

java架构师技术进阶路线图

android教程

友情链接